Martina

始终不在圈子中的人

无题

大晚上的看漫画然后看完了一篇就想写点什么,然后就有了这种奇葩玩意儿…总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家大儿子啊写得这么糙…

其实白墨什么都很清楚,所以他不去争夺所谓的教主护卫,毕竟他的实力本不如此。
他对这些类似于后宫争宠一般的戏码毫无兴趣但又极为淡定,就如同每天吃下去的饭菜他不会关心今晚上吃了什么,而是关于今晚上有没有饭吃。
很奇怪吧,可能有的人会说他坐上了那个位置所以不在乎,可能吧,毕竟他只对更高的武技感兴趣。
没事的时候会在楼里安排的院子里练练身法,一如入教时的执着,只为更强而来。
是了,他是为了寻找师父所说的更高的境界而出门游历,寻找师父口中的境界而寻找自我。
白墨他并未忘记师父的教诲,只是已经身不由己。
他们这类人,最忌讳的就是动了情。
可惜他却在寻找自己的时候迷失了自己。由于强大的武技而破格被安排到教主身边护卫,红了多少人的眼,又踢下去了多少人,他不知道;他只知道,在无意间看到那人舞剑的姿态后,他有些悸动了。
渐渐的,他的心中除了练剑,剩下的就只有那个人了。
那个人曾和他说,要带着他看遍天下,他同意了。他心中告诫自己,以一个护卫的身份。
自从那次之后,那人晚上都会来找自己,白墨有些郁闷,但也无能为力,小心翼翼的对待身为教主的那人,包容他平日里没有的孩子脾气。
“如果这教主不做了,你和我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住着吧。”
那人仰头望着夜空,眉眼中带着笑,这么说道。
只是白墨没想到啊,而后几天,他就被那人卖了出去,卖给了朝廷。
朝廷听说他是镜月剑法的传人后,向邪教要了人,而他,被教主不带一丝迟疑的卖了出去。与其说是卖,不如说是送出去,单纯只有朝廷获得了好处。


罢了,也只是前尘往事而已。
白墨起身,拂了拂落在衣袍上的花瓣,牵起桌边女子的手,走到树下湖边。
折下一根树枝,交与女子手中,自己双手虚握着,舞了起来。
原本就是虚幻的身形,随着脚步踏入水中,变得缥缈 起来。
如影如形,虚幻的景色随着风吹的急切,其中的花树,也落下了许多花瓣,纷飞盘旋着随着风落到白墨头上,却又在落入发间之时又被往上的气给拂开了。
男人身旁不只有纷纷扬扬的花瓣,就连脚下激起的水花也显出易碎的美丽,玲珑剔透,却又在下一瞬破碎,一刹那的晶莹。
又在末尾时候收了手,双臂一展,飞向岸边。
“会了么?”
女子这才从刚才回过神来,有些愣愣的点头。
白墨看了这反应,也不恼,曲着手指敲了敲女子的额头,转身走了。女子这又回味了一下,等到她发现自己又被敲脑门的,男子已经走到回廊上了,转头催促了一下,女子跟上,两人双双离开满地花朵的院落。
“待会有什么吃的啊?”
“问你玉莲姐姐。”
“她说今天是桃花糕!”
“那你问我作甚。”
“你这,这……”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1)